. 「子钧,子钧,你起床了吗?」 那温柔的声音是他的母亲,淑芬,子钧张开眼睛,他的妈妈穿着一件丝质睡衣,坐在床边轻轻的抚摸着子钧的 头发。 「我起来了」他幽默的回答。 「本来不想吵醒你,可是已经九点半了,早餐快凉了」淑芬微笑的看着他。 「九……点多了?」他看着闹钟摇摇头想让身体时差尽快调整回来。 「你看你,我到厨房把早餐重新热过,你想想看,自你出国念书後,我就盼望着和你一起吃一顿轻松的早餐, 今天终於让我盼回来了」妈妈走到门边回头微笑着对儿子嘀咕着。 子均看着妈妈成熟丰满的身体,心里想着: 「妈妈,你是属於我的,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会好好的疼惜你的,你等着……」 沐浴梳洗後,子均穿着睡衣来到楼下餐厅,跟妈妈一起安静的吃着早餐,「妈妈,我这次从法国回来,带了一 些礼物,是要送给小阿姨的。」子均将涂好奶油的面包慢慢的送入口中,看着餐桌对面的妈妈说。 「小阿姨最疼你了,送什麽礼物讨她欢心」 「一件香奈尔的洋装。」 「天啊,好漂亮的衣服…………」淑芬惊叹着并露出羡慕的眼神,又有几分的嫉妒…… 「妈妈,我已经将礼物放到你的房间,吃完饭,你可去试试看……」淑芬听到儿子送的礼物,心里有种说不出 来的满足感,「儿子长大了,会讨妈妈的欢心,你慢慢吃,我上楼洗澡去,待会我会穿着你送我的洋装一起去逛街 买买东西」妈妈高兴的上楼,三十五分钟後,子均来到了妈妈的卧房门口,听到房间传来一阵拆礼盒的声音,并不 时传出妈妈愉快的哼着流行歌曲,打开门把看见妈妈正站在梳妆台镜子前面调整着衣服,弯身下去正穿着肉色丝袜 及高跟鞋时,子均走到妈妈身後,「子均,你……不可以进来?」妈妈惊讶的从镜子里面看到儿子……「不要回头, 妈妈」子均命令着她。 「甚麽……不可以,不可以进来,我正在换衣服……」妈妈全身惊讶轻轻的颤抖着「子均……」 「看……着镜子,妈妈。」他指挥着她,他的声音很低沈,却很强硬。 「甚麽……?」 「看着镜子里面的我……妈妈……看着我……」子均重新指挥着母亲,他的声音慢慢的提高却仍充满着磁性。 「你……要干甚麽……?」 「看着镜子,妈妈……」 慢慢的,淑芬不知不觉中眼睛凝视着镜子,当她与镜子里儿子的眼神相接触时,子均的眼神似乎放出一种迷人 的磁场,她想要调过头去,却发现眼睛仍紧紧的凝视着儿子的双眼。 「看……着我的眼睛……妈妈。」他命令着她妈妈。 「子均……你要做甚麽……」淑芬的声音颤抖着,慢慢的,越来越小声……… 「放轻松……现在专心的看着我的眼睛,专心的看着……头脑里甚麽都不要想…… 一片空白……你已经不能移动了,妈妈……你已经不能开口了……现在你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看着我的眼 睛……「儿子强有力的眼神凝视着妈妈,淑芬静静的,好像被点了穴道一样,全身僵硬的停在镜子前面………本来 明亮的双眸渐渐的变成呆滞,子均感觉到身上血液加速流动,他已经知道母亲现在正慢慢的进入催眠状态中,他已 经感受到胜利的气息: 「妈妈,你的力气慢慢的消失了,现在……你只能看着我的眼睛……耳朵只能听的到我的声音,你不能反抗我 ……妈妈,你将要完全的服从我……服从我……说你将要服从我……知道吗」妈妈脸上没有表情,眼神呆滞,慢慢 的张开嘴唇:「是的……我将要……服从你……」 「睡吧…………眼皮重了……眼睛张不开来了…………非常的想睡……闭上你的眼睛,妈妈。」子均命令着: 「闭上眼睛……睡吧……我命令你……睡吧…………」慢慢的,淑芬闭上了双眼。 「你将要进入一个深沈的催眠里,」子均继续指挥着他的妈妈进入更深沈的催眠状态中。他妈妈站在镜子前面, 安安静静,一动也不动,闭着眼睛,完全陷入子均的催眠术中,没有任何的思考能力,无意识般的像一个洋娃娃任 人摆布。 「听得到我说的话吗?」子均对着被催眠的母亲说。 「是……」她闭着眼睛呆呆回答着,声音里没有任何生气。 「我是谁?」 「你……你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子均……」 「你爱你的儿子吗……妈妈……」 「是的……我爱你……非常多……」 「你将会为我做任何事……任何事情,你不可以反抗我。你必须完全服从我。 你了解吗?「子均向母亲下着催眠指令。 「是的……我了解……」 「打开你的眼睛,妈妈。」 慢慢的,淑芬张开眼睛,呆滞的凝视着儿子。 第一章我的母亲(二) 「现在,妈妈,」子均说,他解开身上睡衣的钮扣「你将完完全全听我的命令……我说的每一件事……你都会 答应……是吗?」 「是的……」淑芬呆滞的答覆。 子均知道现在不管他要妈妈做任何事,妈妈都不会反对。「脱下衣服……」子均命令着催眠中的妈妈「是的… …」淑芬的手慢慢的将洋装自她肩上除下,迟缓的在腰上找到裙头的扣子,松开它,然後拉下拉炼,裙子便直滑到 她的脚踝上,白细滑润的肌肤闪闪发光,除了肉色透明丝袜与三角裤外,她现在几乎全裸,站在子均面前,眼神迷 惘的凝视着儿子,子均坐到床边把妈妈从腰揽住她,将淑芬抱在膝盖上。 「妈妈,你永远属於我的……知道吗?永远服从我……」子均轻轻的揉着妈妈那美好的双乳,捏着那对坚挺、 深红色的蓓蕾。催眠中的淑芬虽然被控制住意识,但肉体深处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来,呼吸急促,浑圆丰满的大腿 张了开来。子均把舌头深深的探入妈妈的嘴里,并感觉到跨下的阴茎被妈妈大腿摩擦更加勃起,子均轻轻的碰触妈 妈的敏感点,淑芬开始呻吟,她的私处又湿又滑……子均将妈妈轻轻的推倒在床上,然後跪下,将淑芬的大腿高举 过双肩,双手抓住淑芬的乳房,将舌头探进妈妈湿润欲滴的三角地带,轮流将淑芬那两片丰厚多汁的阴唇含进口中, 轻柔的吸吮,再把舌头探进妈妈她爱之缝隙的下端,然後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阴蒂,子均优雅的舔着它,感觉 到妈妈的震动,子均将头埋入妈妈的阴部,闻着妈妈蜜穴传出淡淡可爱的气味……淑芬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嗯……嗯……」淑芬无意识的呻吟着,像一个美丽的洋娃娃,无力的瘫在那儿,任凭儿子在自己的肌肤上为所 欲为……,子均跨上妈妈的身上,然後开始慢慢的抽送。很快的,就没法子控制屁股的抽动频率,开始像一匹野兽 一样奸淫着妈妈,空气中弥漫着激情…… 「妈妈……我是你的主人,知道吗?」 「是的……主人……嗯……嗯……」淑芬梦游般的回答着…… 「你现在全身需要我的爱……是吗?」 「是的……主人……喔……喔……嗯……」 子均把老二深深的埋入淑芬阴唇里面,感觉到妈妈那颤抖的私处就这样生吞活剥地全部塞满。他想在里面停留 下去,好好享受这种滋味,妈妈梦呓般弓起了身子,以下盘顶住儿子,好像想要接纳的更多,母子二人更加的融合 为一,子均觉得妈妈的密穴几乎要将他的生命完全吸尽……然後,好像有一道闪电从子均体内深处霹雳传来,阴茎 激喷出一股炽热的浆液,注满了妈妈体内。淑芬的双腿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住儿子的臀部,子均的肩膀也被妈妈的 牙齿咬出了深深的齿痕。 子均燃起一根香菸,躺到淑芬的身边,看着妈妈的腿仍然大大地张开着,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去将它们合拢,精 液混着女液,从蜜穴里流到腹股沟里,他伸手握住妈妈的一只乳房,感受着那种柔软。「你真是棒透了,妈妈」子 均内心感激的说,他知道要拥有这样的日子,光靠一次催眠是还不够的,他必须将催眠命令深深的场入妈妈的脑海 中,他凝视着妈妈,眼中绽放出异样的光采…… 「看着我……妈妈……」子均命令着母亲。 淑芬原本激动的胴体,当目光接触到那眼神,顿时像丧失心神般,盯着前方无力的回答:「是的……主人……」 子均说:「当你听到……南非食蚁兽…………时,不管你身在何处,或做任何事情时,你马上会进入到像现在 深深的催眠状态当中,沉沉的睡去……知道吗?」 淑芬说:「是的……主人」 「记住……重复我的命令……跟我一起……念一遍……」 妈妈喃喃的说:「南……非……食……蚁……兽……我要服从……」 子均说:「待会,你去洗澡,换好衣服,你将下楼去,我会在楼下等你,我们一起去逛街,知道吗?」 「是的……」淑芬呆滞的回答着 「你将会在我弹一次手指後醒过来,醒来後感到非常的轻松,但是你会完全想不起催眠中所发生了任何事情, 你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催眠,完全的忘记……」 「完全……忘记……忘记……」妈妈恍惚的重复着命令。 「铃……铃……铃……」房间响起一阵电话声,子均拿起了电话,话机另一头传来出甜美的声音: 「子均,是你吗?我是小阿姨,好久不见你,要不要过来我这里?我跟你母亲一样都好想你……」小阿姨淑倩 温柔的询问着子均最近的生活状态…… 「小阿姨,下午我和妈妈去找你……一起吃饭…………」子均约好小阿姨,挂了电话,看着催眠中的妈妈,淑 芬呆坐在床前,全身赤裸,双眼紧闭,头无力的垂下到胸前,子均向前深情的吻着催眠中的妈妈: 「去洗澡……我们一起去看小阿姨,她若知道我们的新关系,一定会喜欢的,会喜欢我们的新关系,她会加入 我们的……」 妈妈梦游般的起身,步履蹒跚的,听从指挥走进浴室,子均望着妈妈赤裸的背影,心中的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 …… ***********************************各位前辈,打完第二章, 又是四个钟头,说实话,好累。希望各位大哥不吝批评指教。 前面有前辈讨论「自己的母亲能上吗?」我说老实话,「不行!」但是我是把它想像成隔壁或是别人、不知名、 不认识的家庭中所发生的故事,幻想跟欲望不都是随性的吗?提出个人小小的拙见,如果不喜欢,我请各位前辈海 涵。 小阿姨的故事,还没想完整,要去参考原文在加油添醋一番,希望唤起您的掌声,勾起不知名内心深处的欲望 …………另有位前辈想看「妹妹篇」,在此先行答应,给我一点时间,文一煮好,马上端出来……希望能在深夜中 能陪您入梦。 阿礼阿多,祝晚安! ***********************************第一章我的母亲、小阿姨、 我的爱(三) 下午,灰蒙蒙高雄市区的街头依然是车水马龙,走在去小妹淑倩家的路上,从催眠中觉醒的淑芬觉得早上的记 忆,像是空气般的凭空消失,迷糊中被子均叫起来,儿子直说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会趴睡在卧室梳妆台前,睡着 了,可是…… 怎麽会……走在路上发现自己的私处,蜜穴隐约传来一阵一阵的收缩,并不时有感觉到不属於自己体内的某种 黏液流出来,一点一点的沾渗在内裤上,眉头轻锁着……思考着……,挽着儿子子均的手,为何会有一种熟悉却说 不出口的腼舔,好希望一直靠着子均,为甚麽会有这种感觉呢……? 子均看着红着脸的淑芬:知道经过早上的一场风暴,妈妈多少都会本能的察觉出一些端倪,在微风中跟淑芬靠 的更近…… 「还要咖啡吗?可爱的小男生?」 「不用了,谢谢你,淑倩阿姨。」在吃完晚餐後,在客厅里,子均看着淑倩阿姨,当年由於外婆晚年才怀孕, 跟自己妈妈岁数相差十几岁,而小阿姨年龄只比自己大一些,但由於辈份的关系,淑芬坚持儿子要叫淑倩为小阿姨, 不能喊她的名字,子均知道母亲平日家教甚严,从小被灌输着中国传统伦理及中国妇女女人三从四德的教条,约束 规范自己;看着妈妈她自己主动去整理饭後的厨房,回想起早上催眠中的妈妈那淫荡的样子与现在穿着一身正式的 套装那麽娴熟大方对比起来简直是判若二人,妈妈在丧失了羞耻心後,尽情的在自己儿子催眠引导下,无意识摆动 自己的胴体来取悦儿子,自己也泄了无数次…… 淑倩阿姨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黑色秀发,一张性感的学生脸庞和一对高耸和坚挺的双峰,穿着一条粉红色窄裙, 一件丝绸般的紧身罩衫,以及一双有着细皮带及皮带扣的三寸黑色高跟鞋,子均想到在国外期间,每当看到女人拥 有一双美丽修长的双腿与美足,经由肉色透明长丝袜及高跟鞋紧紧包着那美丽的轮廓时,它是如此的完美,使欣赏 她的人将之当成个人魅力的一部份甚至可以说成是她的第二层肌肤。 每遇到这种情景时,他总是感觉到无法克制内心那强烈的性刺激,并为之兴奋不已。 他也曾经在国外一家百货公司的女鞋专柜为自己买了一双女用高跟鞋。在等女店员为他拿鞋之际,既紧张又兴 奋,紧张的是,他敢肯定这个女店员早知道这双女高跟鞋鞋是买给自己穿的,而非像自己告诉她,是买给师母的。 兴奋的是,自己马上就可以拥有一双女用高跟鞋了!拿了鞋,飞快的回到公寓中(中途还买了一双肉色透明丝质尼 龙长袜),脱掉西装,穿上丝袜,然後穿上刚买回来的高跟鞋。那天晚上,子均自己自慰了三、四次,并且在之後 的一个多礼拜里,都把自己锁在房内,干着相同的事。 子均看着淑倩优雅的自桌上燃起一根香菸,便告诉她女性抽烟的坏处种种…… 但因淑倩最近与相识多年的男友闹情绪……,每一次想戒除烟瘾,结局却总是越抽越凶。 「子均,你真的能帮我把烟戒掉吗?」淑倩脸上充满着疑惑着表情。 「阿姨,相信我。在国外我已经成功的帮助别人戒烟的案例,不下数十起,(心想着尤其是女性、美丽的女人) 现在都没在抽烟了!」 「戒烟过程不是会很痛苦、烟瘾犯时不是会很难受吗?」淑倩还是充满着怀疑…… 「放心,你只要放轻松…………看着我手上的怀表,专心的看着……甚麽事都不要想,脑海中一片空白,放轻 松……放轻松……」子均从怀中拿了一支在国外古董店买的一支怀表,怀表是由一条金炼襄住,子均将表悬空在阿 姨的脸前,在淑倩眼睛的前方,让怀表来回的摇摆、规律的摇摆…… 「阿姨,这只怀表漂亮、好看吗?」为了消除淑倩内心的不安,子均顽皮的说。 「是的,我喜欢它的款式」 「对……放轻松……集中你的眼光看着它,你盯着怀表……整个人心情是……非常的……轻松……放轻松……」 子均继续让这支怀表摇,摆在她的眼睛之前,轻轻的催眠着淑倩…… 「阿姨……盯着怀表,整个人心情是无比的舒畅……,你的眼睛觉得越来越疲倦了,甚麽事都不会想了……, 眼皮感觉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感觉眼睛快撑不住,张不开来了,」 淑倩的眼睛,盯着眼前的怀表来回的摆动,心中惊讶的告诉自己不要看好了,可是越想要抗拒却觉得自己眼睛 似乎深深的,被那只怀表所吸引,眼前这时候好像全世界所发生的事,都不如盯紧着这只表来的重要,身体竟然不 知不觉中像是受到神秘力量的牵引,不自主的跟着怀表,全身左右轻微的摇摆,听着子均的话,一股莫明的睡意涌 入四肢,并迅速扩张填满了全身每一寸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