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一个生物学教师,教的是中二及中三班,一踏入课室,我险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学生之中,有几个 女的长得很漂亮,比起甚麽港姐、亚姐不惶多让。 她们青春活泼,除了漂亮之外,还很顽皮。我一开口介绍自己,班中的女孩子,就脱口而出,有的赞我英俊, 有的说我性感。 我自我介绍之後,有一个女孩子亦站起来自我介绍,她叫做露丝,原来她是班长。她走出黑板去写出自己的姓 名,站起来时,才知道她很高,身材也很好!年纪轻轻的她,已经有一对高耸的胸脯,而使我心中砰然跳动的是, 她的迷你裙很短,短到我险些看到她的内裤!惊魂甫定,露丝回到她的座位去。不过我发觉她把擦黑板的擦弄跌了, 于是俯身去拾起来,一俯下身,我立即满天星斗。 原来那些一女孩子们不知道是否故意诱惑我,她们全部张开了裙子内的双腿。一时之间,红橙黄绿青蓝紫,各 种颜色的内裤,全入我的眼底。有几个女孩子的内裤是超迷你型,隐约间,几乎连毛发也露出来了! 我还未显露教师的威严,已经给这群女孩子弄得心神恍惚,意马心猿。 接着,我开始授课。时下的女孩子,大瞻到令我不相信。有一个自称是茵茵的女孩子,竟然问我一个问题∶人 身上有哪个器官,在兴奋时直径会阔了几倍? 我给她问得不好意思起来,期期艾艾的不知如何作答。後来茵茵自己揭开谜底,原来那是瞳孔。 她们哄堂大笑,笑我身为生物教师,连这简单的生理常识也不懂。 另一个女孩子又问我一个谜语∶「男孩子性器官!」要我猜一句成语,我当然答不出,後来她们揭开谜底,是 「来日方长」! 这些女孩子,年纪在十五、六岁左右吧!竟然这麽大胆,真是世风日下,令人难以置信。我第一堂上课,就是 在这种情况下完结了。 以後,我经常给这些女孩子作为开玩笑的对象。可能由于我作风民主,年纪也不太大,成为她们经常挂在口中 的斯文小白脸,故她们对我越来越具好感,竟然自动减少作弄我。我的同事们都相互诉苦,时下的女学生实在太过 大胆,而且无心向学,所以他们完全失去了自信心,教学兴趣也越来越低。 我的情况却与同事们不同,我发觉这些学生们渐渐不单不再作弄我,还在暗恋我。不知是否露丝发起的暗恋潮, 女孩子们争相和我亲近,尤其是在实验堂时,女同学们常用各种藉口非礼我。 其中最大胆的是茵茵,她有一次竟然乘乱用手摸我的下体。我很辛苦才挨过了半个学期,到了接近期考的时间 了。 这个周末下班,我在校门口碰到茵茵。这个茵茵,是迷你的大哺乳动物,她年纪较大,约十八岁,但以十八岁 的年纪,已经有三十四寸的胸围,实在相当厉害。我试过几次给她用一对巨型的乳房碰着、压着,压得我砰然心动, 心跳加速。所以我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也怕自己控制不来。 茵茵说有事要我帮她,她楚楚可怜的跟我说话,说了几句,竟然哭了起来,梨花带雨。原来她平日抄的笔记簿 丢失了,考期接近,一定不合格,希望我能帮她的忙。 我不知如何推却她,在她的盛情邀请下,只好跟她回家去,替她补习。 入到屋後,我才知道她家中只有一个人,她解释说父母都去了游埠。于是我们到她的的闺房中补习。 她房中布置得很罗曼蒂克,而且有音响设备及电视机。我花了不少精神跟她补习,但她只认真了一会便说倦了, 要唱歌,于是开了卡拉OK硬要我跟她一起唱。 唱到一半,不知如何,电视机突然播出成人录影带。三个女孩子拥着一个男人,都是一丝不挂的,有如天体营 中,在互相嘶咬!我当堂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 茵茵亦在此时发难,她像发花癫一般拉开了自己的上衣,还解开乳罩的扣子,硬要我吻她、吮她。 我拒绝,并想离开这房间。不过我还未来得及逃走,茵茵已经像饿虎擒羊一般搂住我,她主动的吻我,同时解 开我的拉链,我血脉贲张,脚步移动不了。 这时候,我就如一只小白免,静侯她的吞噬。茵茵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难以形容的幽香,我给她弄得心绪不宁。 当她把自己的乳尖硬塞入我的嘴巴时,我终于忍不住,拼命地吮了一口,而吮了一口之後,更加难以抑制。她把我 拉上床去,也不知甚麽时侯,裤子已经脱光,她把自己的下体硬挤到我的嘴巴前,我小心翼翼地吻了一口,跟着我 发狂了一般吻个不停,把她那湿润的地方又舔又舐。 茵茵也替我脱得精赤溜光,然後爬上我的身上。年纪轻轻的她,原来在性方面的经验如此丰富,她教我不必乱 撞乱冲,要用丹田之气才能表现自己的男子气慨。到後来,她完全采取了主动,她骑在我上面,如一个勇敢的骑士。 然而我还没有进入她的腹地,就很快就投降了,她摇了摇头,抹去我射在她阴道口的精液,笑着说我是个初哥。 于是又教我如何养精蓄锐,卷土重来,还用她的樱桃小嘴替我作「人工催谷」,我终于雄风再振。跟着又做了一场 轰烈激战,这次我终于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入了她的阴道。 茵茵显得有点儿不堪消受,她皱眉苦脸地忍受我的肉棒。这时我已经疯狂起来,为了一雪刚才兵败城门口的耻 辱,我捉住她双腿狂抽猛插,直至我在她的阴道深处射精。 完事之後,茵茵竟然落红片片。我奇怪地问她既然是处女,性经验又为什麽这麽丰富,茵茵笑着回答我是因为 她看了很多色情录影带。 我床上倦极而睡。醒来时我见不到茵茵,无意看一看床头的小桌子上摆了茵茵一张身份证,我一看之下,吓得 心惊胆跳,她自称十八岁,其实并未够年龄。 经过这一次之後,茵茵的生物科成绩,是一百分,她的死党们也全部九十分以上。 虽然我艳福齐天,但我是一直心惊胆跳,如果这一群女孩子,有那一个不满意,要对付我的话,就很容易弄出 丑闻来。到时,不止会名誉扫地那麽简单,如果告发我诱奸未成年少女茵茵,就难逃牢狱之灾。 难怪这一群女孩子在成绩方面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以她们这样的学习态度,这样的成绩,竟然可以取得九十 至一百分,这简直是没有可能的事,我和她们都心知肚明。而我身为教师,教出这样的学生,亦无颜见江东父老。 不过,她们的诱惑力是实在惊人的,有一次茵茵在升级试之後,成绩表将发之际,约了十四个女孩子一起跟我 去渡假,在渡假屋之中,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时还未到炎夏,那些女孩子们已经不理三七二十一,个个都争着焕发出自己的青春活力,在渡假屋的客厅里 就随便更衣。一时之间裙子、恤衫、奶罩、内裤、袜子在屋内乱飞,好像蝴蝶穿花般,煞是好看。 这群女孩子,都是十七、八岁左右,青春美丽、玉腿纷飞、燕瘦环肥,使我顿时全身炽热起来。这些女孩子, 我从来没有欣赏过她们的身材,除了茵茵外。 茵茵曾经很认真地答允过我,一定不向第三者说出我俩的秘密。据我所知,茵茵的父亲是一个相当高级的政府 官员,为了家庭的声誉,她也不敢太过乱来。 当她约我去渡假屋时,没有说多少人,我只以为是三几个男女同学在一起,想不到会是群雌粥粥,而我则是万 绿丛中一点红。 她们大胆地在我面前解钮解裙脱袜,当我透明似的,我不好意思,只好推门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说实在话,我也舍不得不欣赏这些奇景,不过形势比人强,我也不能不顾及教师尊严,在这种景况下,我不能 不离去。但当我推门时,却意外地发现大门锁上了,而且锁匙也不知去了哪里。 那时,我当然是充满诧异的神色,她们看见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立刻起哄地笑了起来。在她们的笑声中,我 更不好意思,只好调头走入睡房。 她们胡闹起来,竟然涌上夹,一人伸手拉我的领带,另一人则解我的恤衫。我哭丧着脸,请求她们手下留情。 但是动也不敢动,因为如果我挣扎,很容易就会衣衫都给扯烂,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混乱中,突然有人伸手过来拉我的皮带,甚至拉我的拉链。同时,还有一支手在摸捏我的敏感地带。我长长的 吸了一口气,在这形势下,我决定不再反抗,听天由命,任由她们摆布。 心情转得稍为平静之後,我立即闻到身边的少女娇躯发出的各种幽香。这些少女有的只留下乳罩内裤,有的已 经换了泳衣,大部份发育得相当成熟,她们不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