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今年25岁,我是我们村第一个大学生, 第二个则是我弟弟所以我家在农村有不错的地位, 我更是被长辈当成状元般。 我家其实十分穷,我读大学也是村里出了大部份钱供我, 所以我对村里的长辈都十分尊重而最被我喜欢的是我隔壁的叶奶奶, 她只有一个孙子叫彭冲,所以我和弟弟也被她当成孙子对待。 农村邻居是十分好的,不像城里,说远了,她的孙子大我八岁, 很早就出去做包工头而且赚了蛮多,我的学费据说很多是他出的, 事情就发生在我和他们一家。 记得2009年冬天,我一放假就赶回家里, 因为要帮爸妈忙而且我每逢过年都很忙,村里的人都会找我写挥春。 我回到后第一次见到了她——彭冲的老婆,月柔, 她是今年十月嫁过来的叶奶奶叫她找我写挥春。 第一次见到她时,我整个人都呆了,我在学校不是没见过美女, 不过大学生都比较清纯少了份娇媚,而月柔是新婚少妇, 处处透露着吸引力。 「你好!请问你就是XXX么?我是彭冲的媳妇, 是奶奶叫我过来跟你拿挥春的。 」她的话很清,听起来让我很舒服。 我呆了几秒后才回过神: 「哦,我写好了, 你等下。 」「谢谢啊!」我拿给她后,人便走了。 过了几天,我在忙碌中也忘了这位美女。 到了大年初一,冲哥买了很多酒,要我过去陪他喝, 冲哥一直都想我毕业后去帮他因为我学的就是工程管理。 酒过三巡,我有些醉意,冲哥也有点上头了, 这时他突然问我: 「京啊你还是处男么?」我一口酒喷到他脸上。 我被吓死了,要是他生气我就完了,一定被揍。 「哈哈哈!你果然是个处男,行,过几天我找个美女给你破处。 」当时我没在意,以为他是喝醉胡说,谁知三天后……这天夜里, 我正在家里玩电脑叶奶奶很突然的来到我家叫我去吃饺子, 我没多想就去了。 一过去,发现冲哥和月柔姐(我这几天也混熟了)也在。 「冲哥、月柔姐,你们都在呢?」我问了句。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月柔姐看到我来,脸很红。 「小京啊,你吃饺子,刚下好的,趁热啊!」叶奶奶很热情。 「小京,你慢慢吃,我有点事,出去熘熘。 」说完冲哥就走了,看他脸色怪怪的,我感觉今天真是奇怪。 吃着吃着,月柔姐也走进她的房间,这时, 叶奶奶坐在我旁边: 「小京啊奶奶一直当你们兄弟是我孙子, 今天奶奶我求你件事啊!」「奶奶不要这样客气啊, 有事就吩咐好了要是被我爸妈知道你求我,非得打我。 」叶奶奶起身把门窗都关了, 然后走过来: 「小京, 你冲哥他年前去嫖的时候以为自己感染了艾滋 就去县医院检查谁知道……」还没说完,就开始哭了。 难道冲哥真的……我赶紧安慰她: 「奶奶, 说不定检验错了冲哥可能没事呢!这些事出错多了。 」「不是的,你哥是检查到没生育能力了, 都不知道作了什么孽啊!」这时我想起冲哥跟我说的联系叶奶奶的事, 难道……心里开始狂跳。 「小京,你可不可以帮你冲哥洞房?他们结婚后一直都没行房, 你也不亏就当奶奶求你了。 」果然,我脑海中不断地浮现月柔姐的脸庞, 鸡鸡竟然硬了。 「奶奶, 我……」我顿了下: 「冲哥怎么说?」「他也答应了。 而且他还答应你,以后绝对不碰阿柔,她会属于你, 只要你帮他生下个儿子。 」我都快休克了,天啊,我竟然可以拥有她!回去的过程我完全忘了, 当时一直在想晚上到底怎么办第一次都没交出去的, 这是真的么?脑海都快当机了。 到了晚上11点多,奶奶又来叫我,这时家里人都睡了, 就剩下我我跟着她走了。 进了冲哥的新房,里面布置得很漂亮,不知道为什么, 床头没有新婚照是怕我介意么?这算什么,在人家的新房内玩人家的妻子, 还是奉旨办事。 我听到了水声,是月柔姐在洗澡,我把门关上, 眼光一直在新婚房内的洗手间。 她出来了,穿了套紫色的裙子,很透的那种, 我的小弟一下硬了。 「你来了……要先去洗个澡么?」她问道, 我们两个都很害羞。 「我洗过了……」真笨,怎么不会继续说呢?我现在巴不得自己是韦小宝。 「可以把灯关了么?」沈默了一段时间后, 她开口了。 我一想,人家女生都放得开,你还那么拘束干吗?我直接开始脱了, 很快就剩下件内裤。 我走到床边躺下去,「我希望可以看着你做, 可以么?」她犹豫了下还是走到床边坐下来。 我把手放在她的腰上,很细, 我看过星爷的电影说: 「不管多轰烈的爱情都是从吻开始的。 」我把嘴靠过去,慢慢地吻上去,她应该没接吻过, 因为我们两个都只是唇接触。 我慢慢把舌头伸过去,她好像很吃惊,说真的, 我也没吻过女孩这一切都是从岛国电影学来的。 慢慢地我们从生涩到交融,我嚐到她的口水, 奇怪的没感觉到恶心反而一阵阵甘甜。 吻了大概几分钟,我把她的裙子慢慢地解开, 这种裙子十分好解就是腰上用带子束着。 我第一次看到真人的裸体,不管看过多少女优的裸体, 真的看到真人那种冲击力很震惊。 记得当时我差点就把老二拿出来插了,但理智还是赢了一点点, 我虽然没做过也知道前戏很重要,因为女的高潮没那么快, 我自知没那么动辄半小时、一小时的持久。 我重新吻了吻她,然后学着电影,慢慢吻到脖子、乳房, 她没有声音我还以为是自己不会呢!一抬头, 发现月柔姐已经闭上眼睛牙齿紧闭,我一喜, 这说明电影上的技术有用于是决定直接攻击堡垒。 我把手放到她的腰下,她竟然没有穿内裤, 手摸到了那一簇毛慢慢向下,摸到了那个缝隙, 不过摸了很久都找不到洞穴我只好把眼光放到这里了, 手轻轻的触摸。 慢慢地缝隙流出了水,我知道自己快找到了, 果然再一会,外面的阴唇分开了点,我找到了洞口, 把手一下插了进去。 「啊……」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月柔姐叫, 于是更加卖力手不断来回进进出出,而且不断加深, 几下手指就全部进去了,我竟然没碰到处女膜, 难道她不是处女?我把手抽了出来脱掉内裤, 小弟已经硬得不行了龟头不断有水冒出来,不过量很少。 我把月柔姐推倒,慢慢轻轻把龟头对着阴道口慢慢摩擦, 真的爽死了和手淫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差点忍不住射了。 「月柔姐,我要进去了。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吻了下。 「痛!你慢点。 」可能真是处男的硬伤,我不知道要用多大力, 所以用力过勐鸡鸡一下就进去大半了。 我的鸡鸡有16公分,这下估计是进去了10公分吧!我在插入时感觉到有一层膜阻挡了下, 我想起以前看过一篇生理文章说处女膜天生就有口, 在月经时排血的难道月柔的口大点,手指刚好从口里穿过。 我用了一分钟才把剩下的阴茎插进去,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她床头就有一个闹钟。 然后我慢慢地抽出来,看她没什么事,便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 处男也许真的不懂得节奏,速度越来越快,以前看的什么九快一慢、九浅一深都忘了, 只剩下本能的冲刺。 没过十分钟我就射了,她的子宫口也有一阵阵吸力把我的龟头吸住, 她竟然高潮了?不是说女生没那么快么?「你把……抽出来吧 我去洗个澡。 」月柔姐张开眼睛对我说,眼光却不敢望向我。 我不想放过这么好的夜晚: 「我还要呢!等我回复体力。 」「嗯。 」然后一阵沈默。 为了打破尴尬,我开始吻她,慢慢地,我的鸡鸡又再恢复雄风, 她也感觉到了。 这时我突然想换个姿势试试: 「你转过身来, 我要换个姿势。 」我挪开点,她转身趴着,把阴户完全暴露在我面前, 可是我不敢去舔因为上面还有我的精液,只握着鸡鸡把龟头对着洞口插入, 再次进入这个温暖的地方。 我慢慢地出入抽插起来,却觉得自己迟迟不见兴奋, 可能与刚刚才射过精的缘故把 于是说: 「月柔姐, 你可以叫出来的那样我们会更加舒服。 」「可是我……我不会,不……知道……怎么叫。 」「就这样……我们一起说就好。 」「嗯,你可以……动得再快点的!」慢慢地我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不知道其他人做的时候怎么想总之这时脑里一片空白, 只有一阵阵快感冲刷着大脑驱使我本能的一直冲刺, 连自己提议要和月柔姐说话都忘了。 「月柔姐,我……我快射了……我要加快了!」「嗯……」回答的又是那个字。 我感觉自己就快到射精了,就把她的一条腿拿起来, 放到腰上然后开始大力快速的冲击。 这是我看A片时学的,以前一直想,以后和老婆做一定要用到。 抽插了二十多下,我第二次把精液射到了月柔姐的阴道深处。 当晚我前后做了三次,然后我们都洗个澡就睡了。 两天后,我又去了次。 直到开学前,我和月柔姐做了大概十多天,基本上我隔一两天就去, 家里人都没起疑因为我以前经常去找冲哥喝酒, 其实冲哥一到晚上都会出去也许是去找小姐了吧!我内心有一点点的愧疚, 毕竟我占有了他老婆但也只是一点点内疚而已。 我和月柔姐的感情不断加深,到了后面, 她都十分放得开。 到我临走那晚,她告诉我,她会为我守着身子, 也和叶奶奶、冲哥说了。 我还能说什么呢?在我去学校前,我都不知道月柔姐怀上了没, 后来在学校上了三个星期课后才知道她已经怀孕一个月了。 我十分想陪在她身边,可是学业又不想放,只能用手机跟她联系。 冲哥听说十分高兴,孩子还没出生就开始大庆一番。 八个多月后,我第一个儿子出世了,我不是第一个抱他的, 说好这个是属于冲哥的但是冲哥还是叫我认小孩做干儿子,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一直到现在,我和月柔姐都还有做爱,而且, 我一毕业就在市区供了房子冲哥的房子就在我隔壁, 原因不用多说。 我一直到结婚才没有经常去找月柔姐,但我妻子是知道的, 因为我妻子就是月柔的妹妹这又是另一个故事, 我不想再把内情爆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