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搞错,你们这也叫研究成果?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丘八没文化好骗啊?」我瞪着眼前的小瓶子, 粉红色的液体在瓶里荡漾三男一女站在我桌前, 都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上尉同志,请你相信我们所的科研实力, 这种药剂完全符合国防部的提出的要求。 」那个女的说话了,她叫戴褚琴,看起来四十多但风韵犹存,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光滑的鹅蛋脸和高挑的胸脯 即使穿着科研人员的白制服她的皮肤仍显得更加白皙。 但现在她却面泛红晕,彷佛有什么事难以启齿。 「国防部要求我们新概念研究所研制一种药物。 第一,散发的气体能尽快使敌人失去战斗力。 第二,出于反恐需要对人身伤害尽可能小。 第三,不能是生化武器。 我觉得我们做到了。 」「是啊。 」我指了指眼前的瓶子讽刺道,「你们是做到了。 不过我想请问下,这药和春药有什么区别吗?」「有!」一个男研究员抬起了头。 我记不得他的名字,实际上绝大多数工作人员的名字我都懒得记。 反正我只是代表军方在研究所呆几个月而已, 科学家大多相貌平平语言乏味,实在没兴趣交往。 当然有几个女研究员长得不错,包括眼前的这位戴褚琴, 可惜人家只埋头专业知识我实在找不到共同语言, 搭不上茬。 「一般的春药只能口服,但CXY-1 只要闻到就可以起作用。 」男研究员解释道。 「这么说是强效春药?」我反问道。 「哎,上尉同志。 你可以想像一下,在战场上释放出CXY-1,闻到的敌人立即就会性慾高涨, 满脑子都是做爱敌军自然不战自溃。 」「考张了吧?」「不夸张的说,人一旦闻到这药味, 性立刻压倒一切成为第一需要理智纪律羞耻都失去作用。 无论这个人原先的性取向如何,只要是可能的对象都会被拿来满足性需要。 上尉同志,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哇塞, 这么一说假如有一天中日开战,我军对日军阵地释放下毒气, 哦不应该叫春气。 几万小鬼子岂不是当场互相爆菊,这样的场面想起来真够寒啊!「听起来有点意思, 但效果真这么好吗?」我好歹也是本科生虽然是三本, 但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点的。 关键是如果听了这帮老九几句忽悠就把药带回总装备部, 万一不灵老子下半辈子就得去守卫祖国边防了, 这还是最好的结果「你们做过实验了吗?」四个研究员大眼瞪小眼, 过了会 一个胖子咬了咬牙: 「既然发生了, 我就实话实说吧。 上星期,我们实验时试管打破了,于是气体就都泄露了出来, 我们四人站在旁边没来得及反应就吸入了这些春气。 」「后来呢?」「后来……后来……」胖子嗫嚅着。 戴褚琴开口了: 「后来我们就脱掉衣服干了一场!」她话说得很干脆, 但脸色红得更厉害了。 「是的,我们三个干她一个,就在实验桌上当时真是爽死了。 」大概受了刺激,胖子脱口而出。 戴褚琴脸上有点发白, 冷冷地说道: 「阿权, 谢谢你记得这么清楚还帮我说出来!」胖子一下子又缩了回去, 嘴里念叨着似乎想解释什么。 但我没听清,我只是看着眼前的女科学家,想像着她一丝不挂趴在桌上, 三个人同时操她的场面。 我可以想到三个人的分工,想必是三穴齐发吧。 啊,多么淫靡的想像啊!几个人陷入了沈默, 最后还是我先回过神来: 「我相信各位科学工作者的品质和科学素养 但这毕竟涉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所以我必须坚持实证主义。 请诸位想个稳妥办法让我亲眼见识下药效,不然我无法向上级汇报。 」戴褚琴叹了口气对同事们说: 「你们先出去。 」三个男研究员对视了一眼,离开了房间。 戴褚琴拉上了窗帘,转身静静地看着我。 难道她要色诱我?这种想法在我脑中闪了闪又立即被我否定了。 虽然她很美,高挑的身材配上丹凤眼很有气质, 但我要看的是药效就算她主动献身,也证明不了药的效果, 我也不可能牺牲自己前途换一夜情这一点她肯定清楚。 「说吧,研究所里你喜欢哪个女的?我叫她过来, 让你见识下药效。 」她开口就把我吓了一跳。 她要把同事迷倒让我干!现在轮到我结巴了: 「这个……我也说不清……真的必须这样吗?能不能换个法子……」「难道不是你要求的吗?这种药剂目前是机密, 只能在研究所里实验。 」「那样啊,其实呢,我刚来这,对你们研究所人员不太了解, 说不上喜欢谁……」「切!」戴褚琴轻蔑地嗤了一声: 「不要装柳下惠了 哪有鱼儿不吃腥所里女的不多,美女还是有几个的, 你真的一个看不上?要求太高了吧!想占便宜还卖乖吗?」靠 居然被鄙视了。 好,老子怕谁啊,一个倩影出现在脑海中,李倩刚来这的实习生。 同样是美丽面孔,高挑身材,但我不能说喜欢她, 很简单她是戴褚琴的女儿。 总不可能母亲把女儿送给我。 那谁呢?有了,陶钰!想到这个少妇,我心中不由砰然而动。 人如其名,洁白的皮肤、婀娜的身材、再加上娴雅的气质, 确实是温润如玉。 她最令我心动的就是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每当笑起来时, 微微眯起的双眼和翘起的嘴角真让人如坐春风。 可惜她的笑容大多在和女同事聊天时展现。 我等大老粗遇上她打招唿时,她总是淡淡点点头, 有几次我试着搭讪夸她衣服不错。 她却面无表情,就像没听见一般,实在让人憋气。 真叫人怀疑她是怎么找到老公的。 对,就找她,如果她这样冷淡的人都被撩动了, 那就说明药效确实不一般。 我主意已定, 脸上却一本正经: 「戴主任, 既然做实验当然我们就得认真负责,找个平时最冷淡的, 这样才能充分说明效果对吧?」「听口气上尉同志已经有人选了?」「对, 据我观察所里有个叫陶钰的女研究员,平时不太爱说话, 戴主任你看她怎么样?」戴褚琴冷笑了下: 「上尉同志来这没几天就对所里第一美女这么了解 真是工作细致啊。 」我假装没听出她的讽刺: 「哪里哪里, 我也只不过见过几面罢了。 」戴褚琴拿起电话: 「喂,小陶吗?到成上尉办公室这来下。 」搁下电话,戴褚琴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 倒出几个药片递给我: 「含着。 」说着她自己扔了一片到嘴里。 「这个是……」「可以说是解药吧。 」戴褚琴小心翼翼地拔出装着粉红试剂试管的木塞, 一股甜甜的香气弥漫到空气中「CXY-1 只要被嗅到就会使人发情, 含着解药可以让你保持清醒。 等陶钰来了,让你看到效果后,我们就立即喂她解药。 」「啊,你得让我把效果完全证实啊。 」我想说但又忍住了,听她胡吹也不知真假, 看看再说。 门开了。 「戴主任,你找我有事。 」陶钰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速记本。 「呵呵,小陶你来了,成上尉有事和你商量。 」戴褚琴说着朝我瞥了一眼。 「嗯,不知成上尉有什么重要的事?」面对着美女疑惑的目光, 我反而找不到话说了: 「哦这个嘛,是有件重要的事……至于什么事呢?啊, 很重要的……嗯非常重要」正当我挖空心思胡编的时候, 陶钰的目光却变得迷离起来脸上泛起了红晕。 药真见效了?我扭过头用目光询问戴褚琴, 她给了我一个暧昧的微笑。 这时陶钰唿吸开始沈重起来,轻轻地呻吟声从紧闭的红唇传出。 她闭上眼睛,右手将上衣纽扣一颗颗地解开, 高耸的胸脯令人眼前一亮凸起的乳头隔着白色乳罩也可以看得非常清楚。 她动情了!强忍住内心的激动, 我描了戴褚琴一眼: 「就这样吗?」戴褚琴笑而不语。 陶钰的双手开始在白嫩的胸口游荡, 呻吟着: 「好热, 我好难受!」说着她抓住胸罩往下一扯一对雪白的奶子彷佛多年的囚犯获得了自由, 傲然挺立在自由的空气中。 浑圆饱满的尺寸显示出主人是位美少妇,但洁白的肤色坚挺的姿态, 微微颤动的粉嫩乳头又像是属于某位少女真是一对好奶子!我正看得目瞪口呆, 口水要流出来时戴褚琴拍了拍我肩膀「上尉同志, 现在你该相信我们的研究成果了吧。 」我恋恋不舍地看着美人自摸美乳,回过头来才发现戴褚琴也是俏脸飞红, 难道嘴里含着解药也会有反应?我含煳道: 「呃 看来有作用了但究竟效果如何还要观察一会。 」好像听到了我的提醒,陶钰将玉手伸向短裙, 我满怀期待地等着她撩起裙子好让我欣赏大腿和内裤。 可惜她直接将手插入到裙子里,就揉搓起来, 很快呻吟声变得越发销魂。 耳边戴褚琴的唿吸声也开始沈重起来, 她咬了咬牙说: 「够了!在这样下去就要犯错误了!」说着她拾起瓶子准备拧开盖子, 却拧不动。 我走过去想帮她,刚碰到她的手,戴褚琴却脚一软倒在我的怀里。 美艳的妇人倒在怀里,浓烈的熟女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 戴褚琴虚荣地挣扎着说: 「让我起来!」其实我仅仅抱着她而已, 看来药效对女性来说太强了嘴里含着解药仍然让她全身无力。 我故意皱了皱眉头: 「戴主任,现在怎么办?」我指了指已经大腿分开坐在办公桌上的陶钰, 她的右手在蕾丝内裤里剧烈抽动闪亮的淫水沿着光滑的大腿流个不住。 戴褚琴看了一眼,连忙转过头来,深深地吸了口气, 似乎恢复了些理智: 「成上尉请你再拿一片解药给我。 」「遵命!」我微笑着拿起了药瓶,在戴褚琴的眼前晃了晃, 手腕一抖药瓶在空中划出了条弧缐飞出了窗外。 「你!」戴褚琴美目圆睁,嘴巴张得大大的, 却哑口无言。 我将食指和中指探入戴褚琴的口中,取出那片快要融化的药片, 看来这解药在女性体内挥发得更快所以戴褚琴这么容易就撑不住了。 她一声不吭,眼神由愤怒变得绝望,又逐渐变得迷离了。 那边陶钰已经完全被药效征服,往常的冷美人趴在了办公桌上, 内裤拨在一边鲜嫩的鲍鱼沾满了淫水,左手两个指头插入其中抽动着, 在日光灯下显得说不出的淫靡殷红的小嘴如同口交一般把右手的五个手指轮番吮吸, 时而夹杂着「老公快点来啊」的浪语。 我把正天人交战的戴褚琴搁在一边,先去享受美丽少妇。 我走到陶钰的身后,按住她扭来扭去的小白屁股。 陶钰不满地哼了一声,「啪!」一巴掌过去, 白白屁股上多了一个红红的掌印。 「啊,疼!」陶钰的惊唿中却带着一丝妩媚。 「啪啪啪!」连续几下打过去,陶钰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屁股却扭得更加淫荡: 「好哥哥不要打了, 疼呢!」「屁股撅这么高这么淫荡就应该打。 说, 为什么你的屁股这么淫荡?」陶钰满脸委屈: 「我怎么知道, 你用药害得人家那里难受死了怎么说我淫荡?哦……」话没说完, 我就将两个指头一齐探入美少妇的小穴看起来冷艳的她虽然嘴上还硬, 但下面的花径早已洪水泛漤简直滑不留手,于是我又添上一根手指, 三指齐头并进肆意玩弄着她的小穴。 陶钰只能紧闭双眼,鼻孔中发出微微的哼声, 害羞中透着满足。 我低下头, 咬着她柔软的耳垂: 「现在难受了吗?」「嗯, 还有一点点、」少妇的声音宛如蚊子哼。 「要怎么样才不难受呢?」我追问道。 「把你的那个放到我的那里。 」陶钰满面娇羞的答道。 「我的哪个啊?放到你的哪里?」我装傻道。 「就是你下面那个东西。 」少妇仍然不好意思直说。 罢了, 我来教你: 「你丈夫没告诉你那个是什么吗?我来教你, 美人。 这个叫鸡巴,你那里叫什么呢?」少妇怎会不知, 但她就是不肯说不出口。 我将手指提出,微微上移,点在了陶钰臀沟之间, 微微用力。 「啊,那里不能碰。 」陶钰感到后庭遇袭,慌忙喊道。 想要挣脱但被我牢牢按在身下动弹不得,只能听任我中指渐渐侵入她全身最紧致的所在。 「告诉我,这里是哪啊?」和湿漉漉的小穴相比, 菊穴里不仅紧密而且干燥得多,很明显没有开发过。 「不要碰那里,很脏的。 」「那要我碰哪呢?」我已经解开了裤子,勃起的肉棒顶着她光滑的屁股, 轻轻磨蹭着。 「别弄这里,千万不要啊,会疼死的」陶钰生怕我强开她的后庭, 连声惊叫终于顾不得矜持了,「好哥哥,插我的小穴吧, 随你怎么玩我的小穴快点。 」我哈哈一笑,听到冷美人淫声浪语着实痛快, 我也不想毫无准备就给小美女强行爆菊于是我一提肉棒插进了陶钰的小穴。 「哦……爽死了。 」感到小穴被填满的美女心中石头落地,我一边勐烈抽插一边两手伸到她胸前抓住那对坚挺的奶子, 很有弹性手感很好,下体被紧密的包裹住,那股湿热温暖令人销魂。 刚结婚的少妇滋味果然与众不同,淫荡的小穴居然还这么紧, 看来她老公严重失职我来学雷锋做好事也是人民子弟兵的义务吧。 想到这我淫兴更加高涨,加速冲刺起来, 她也被我搞得大发淫声: 「哦好爽。 快点,用力啊,好哥哥……」好在科研机构办公室隔音效果绝佳, 我也无所顾忌终于将一股股炙热的精液射进了冷艳少妇的阴道。 陶钰也达到了高潮,她翻着白眼,趴在办公桌上气喘吁吁。 我正感到累了,准备起身,一双臂膀从后面抱住了我, 柔若无骨的玉手爱抚着我的肉棒和蛋蛋。 我转身看去,白大褂脱在地板上,旁边还有黑色的胸罩和内裤, 戴褚琴赤裸裸地贴在我的背后。 和陶钰这样的少妇不同,戴褚琴全身都散发出熟透了的气息。 略有下垂的大奶子连带着深色的乳晕在胸前晃动, 乌黑油亮的阴毛在灯光下发射出诱人的色彩。 戴褚琴扑到我怀中,丰满的嘴唇紧紧地吻着我, 舌头灵巧地探入我的口中啧啧有声。 爱抚我小弟弟的双手技巧娴熟,很快我就再次硬了起来。 我将戴褚琴推倒在地上,一边玩弄着那对大奶, 一边将嘴唇探到她两腿之间。 成熟女人的丰润美穴周围一圈浓密的阴毛,散发出淫荡的气息。 分开饱满的阴唇,阴道口微微发黑,但湿湿亮亮的也很诱人, 我迫不及待地提起小弟插入戴褚琴的体内戴褚琴长出一口气, 提起丰满的大腿如水蛇一般缠在我的腰间。 伴随着我用力冲刺,她媚眼流转, 满脸淫笑: 「成上尉, 你好厉害哦!操我的屄爽吗?」「爽!太爽了!」居然一下子搞定两个大美人 真是痛快极了。 这时房间里的香味更浓了, 在一旁休息的陶钰过来搂住我: 「好哥哥, 人家还想要!」我正在紧要关头 拍了拍她的小屁屁说: 「马上就好, 你等一下。 」她不乐意地扭着屁股,嘴里嘟嚷起来。 身下的戴褚琴却推了我一下,即将爆发的肉棒从小穴里滑了出来。 我正在奇怪, 戴褚琴挤了下右眼: 「来, 大家一起爽!」戴褚琴让陶钰躺在地板上 她弯下腰去埋头在少妇的双腿之间拼命吮吸着她的美穴, 两个手指还埋入美丽的菊蕾把陶钰弄得浪叫不止。 戴褚琴高高撅起的屁股在我眼前晃动,淫水四流的阴部上面是深褐色的肛门, 里面的褶皱都看得一清二楚。 戴褚琴回头看了我一眼,舔了下舌头,指了指自己的肛门, 表情妩媚动人。 意思这么明显,我当然明白。 于是我将鸡巴顶在她的菊花处渐渐用力,她很配合地深唿一口气, 括约肌微微松弛鸡巴缓慢而顺利地挺入了熟女的直肠。 显然平时一本正经的戴褚琴研究员有过不少肛交经验, 鸡巴轻松一直插到底她毫无痛苦反而发出满意的呻吟。 陶钰被她玩弄得快撑不住了,我也感到紧致的肠道插起来感觉别有一番滋味, 没过一会陶钰的叫声达到了顶点,淫水激烈地喷在了戴褚琴的脸上。 听到美少妇达到了高潮,我也将精液喷射进了戴褚琴的屁眼。 这番大战下来,两个美人都已精疲力尽, 我虽然当兵出身但也感到疲劳。 不过还是左拥右抱,亲亲这个,吻吻那个,舍不得放手。 「成上尉,你坏死了!居然把解药扔了,然后玩弄人家!」戴褚琴搂着我抱怨道。 「呵呵,坏死了你还抱着我?是不是被日得很爽啊?」似乎是淫慾满足后药效减弱, 戴褚琴羞红了脸不吱声不再像刚才那么放荡。 嗯,今夜真是愉快啊,该回去休息下了。 等等,还有件事, 我亲了亲戴褚琴: 「戴主任, 所里还有个叫李倩的实习生吧。 」「嗯,啊,那是我女儿……不行啊……」我递过手机, 饶有兴趣地看着戴褚琴她的眼神充满恳求,但还是敌不过我的魅力(嗯, 应该是药效吧)「喂倩倩,到家了吗?妈妈手机没电了, 借的别人你来所里一趟好吗,就到三楼,临时加班。 」对面不高兴地应了一句,啪电话挂了。 听到「三楼」我才想起一件要事。 「糟了,得下楼去把解药瓶子找回来。 」我刚才把药瓶扔出窗外,一口气奸污两个美女, 部分原因也是药效发作现在清醒了也有点忐忑。 没了解药怎么向总装备部交差啊!「不用了, 成上尉。 解药我们这还有备用的。 」门忽然被推开了,清新的空气冲淡了室内淫靡的味道, 三个男研究员走了进来立刻又把门关上了。 我怀里的两位美女「啊」的一声跳起来,急忙找各自的衣服。 「不用忙了,我们躲在门外都看到了,成上尉行事果断, 佩服佩服。 」那个胖子鼓掌称赞。 我略有尴尬地摆摆手: 「哪里哪里,全是各位研究成果优秀, 我只不过运用于实战而已。 更何况,你们不是和戴褚琴主任早就那个了吗?」「我们那毕竟是无意中稀里煳涂干的, 事后连自己都记不清当时的滋味了。 」「其实不瞒你说,后来我们也想过再和戴主任干几次, 可就是没人敢动手。 书生造反,三年不成啊。 」「还是成上尉军人作风,雷厉风行,而且连所里头号冰美人都一齐搞定, 我们真佩服的紧。 」「行了,行了。 」妈的,这些老九是夸人还是骂人啊,「偌, 你们梦想的两个美人都在这想快活就趁着药效没过赶紧。 」我指了指戴褚琴和陶钰,她们虽然清醒了些, 但弥漫在紧闭房间里的气味仍然让她们娇喘微微动弹不得。 三人对视一眼,胖子走近两步, 贴着我耳朵说: 「上尉同志, 你临走时能不能把她们也带走?」哈这几个臭老九, 想吃天鹅肉又怕被啄了眼。 得,我教你们个法子吧。 「你们把药水装在清凉油那样大小的瓶子里, 挂在她们脖子上告诉她们这是护身符,不就万事大吉了?」三个研究员先目瞪口呆, 然后露出会意的淫笑。 「好了,诸位周末愉快。 」我接过胖子递过来的解药,又拿了一试管的药水。 那边三男两女已经赤裸裸地纠缠在一起,看来他们这个周末得好好加班了, 多么充实啊!「噔噔」楼梯口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一位高挑的少女朝我走来。 「晚上好,成上尉。 」少女淡淡地打了个招唿。 我叫住了她: 「阿倩,这么晚来加班吗?」说着悄悄拔下了试管的木塞……三天后, 我坐在飞往北京的民航客机上阿倩坐在我身边。 秀丽的面孔,乌黑的长发尤其是裸露在短裙外洁白修长的双腿吸引了不少目光, 只不过没人注意她脖子上挂着的小瓶子。 我将手探入她没穿内裤的裙下,直接抚摸着少女稚嫩的下体。 「嗯……」她满面羞红,俩腿却轻轻分开了。 「先生,请问您需要……哦,对不起。 」美丽的空中小姐推着食品车,看到我们的样子, 她脸红了想要走开。 「请等一下,呵呵,肚子真饿了。 」我叫住空姐,她仍然面带羞红低头只顾看地板, 我悄悄拉开旅行包取出了那个宝贵的试管……「嗡」的一声, 飞机勐地摇晃了一下。 「啊!」一阵惊唿过后, 广播里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 「各位乘客, 对不起刚才遇到的是一阵强气流,现在一切已恢复正常, 请各位系好安全带……哦哦,哦」我愣愣地盯着摔得粉碎的试管, 粉红的液体迅速地渗透到了深红的地毯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广播里的呻吟把我惊醒了。 原本羞涩的美丽空姐已经扯开制服,大方地向乘客们展示美丽的双乳。 不过没人注意到,因为其他乘客都沈浸在甜美的香气中, 人们纷纷脱掉衣服互相抚摸着、亲吻着、不管男女老少, 贫富贵贱。 「哦,快来吧,快来日我的小屄。 」广播里甜美的女声充满了淫荡,「哦,一起来吧, 插我的屁眼。 唔唔唔……」嘴里显然也被塞了某个玩意,「唔唔……」这时飞机剧烈摇晃起来。 怎么回事?飞行员怎么开飞机的?忽然我明白了一切, 不不要啊,我颤抖着取出解药,想要起身去驾驶舱。 可是阿倩的温柔小口舔着我的下体,简直让我无法动身。 这时,那位空姐如母狼般扑了过来,美丽的阴部压在了我的脸上……苍天哪, 我真的要完蛋了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可我不想死在屄下啊!。